联系我们

广东卓领律师事务所

地址:佛山市禅城区港口路11号三座二层北面(广东卓领律师事务所

电话:0757-83131220

传真:0757-83131220

被挂靠的建设单位未参与实际施工管理的,对实际施工人发生的工程款无需承担支付责任

2016-04-29

被挂靠的建设单位未参与实际施工管理的,对实际施工人发生的工程款无需承担支付责任。

 

广东卓领律师事务所   田波律师

案例

   A公司是一家广州的总包公司,通过招投标方式取得佛山市某区建设工程后,与自然人B签署内部承包合同,将该工程主体及非主体工程以所谓内部承包形式交由自然人B实施,并向B收取了工程款总额约10%的“承建费”,同意B以其名义刻制项目专用章。后因开具发票的需要,A要求B找一家有资质的公司C挂靠,由AC签订分包合同,分包合同项下的工程款由A支付给C,再由C扣除挂靠费后转付给B

   B承接工程后,将工程的木工部分又分包给实际施工人D,现该工程已全部施工完毕,但没有办理竣工验收手续,发包人未向A支付余下的20%工程款,导致B拖欠D的工程款,DAB为被告向法院起诉追索工程款,诉讼中,AC追加为第三人。

  

一审裁判要旨:

   一审判决认为A将工程违法转包给B,应对B欠付D的工程款承担连带责任;CB是挂靠关系,且收取了B的挂靠费,故应对B欠付D的工程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根据上述观点,一审判令BD支付拖欠的工程款,ACB的上述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上诉观点:

  C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上诉主要观点包括:C自始至终未参与该工程的现场施工管理,C只按分包合同金额的1.4%收取了B的挂靠费,要求CB案涉工程的款项全部承担连带责任对C不公平;且工地现场公示牌显示承包单位为A,项目专用章以A名义刻制,D在起诉时对C与该工程的关系不知情,DC不产生任何信赖利益,无信赖利益则无责任。

 

二审裁判要旨:

   二审判决认为,D并不知晓C公司与该工程的关系,工程款亦非C公司支付给DCD之间不存在名义上或事实上的合同关系。C公司只收取了管理费,并没有证据显示CD之间有名义的施工关系或者有未支付的工程款。连带责任的立法目的是为了保障债权的实现而加重当事人的法律责任,应限于合同相对方以及有内在关系而被牵连进来的人。一审仅因CB的挂靠关系就判令CB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无法律依据,C的上诉与事实相符,于法有据,予以支持。

   二审改判BD支付拖欠的工程款,A在欠付的工程款范围内对B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C无需承担连带责任。

 

律师复盘总结:

   本案关键是证明C未参与工程的实际建设管理,除了收挂靠费(管理费)外,未参与任何实际施工活动;为此,律师一审、二审围绕上述事实举证,并将该工程另案涉及的劳动争议、买卖合同纠纷案的生效或未生效判决书提交给二审法院参考,以协助二审法院查明案涉工程的基础事实。

   在尊重客观事实的基础上,律师重点论述DC不产生信赖利益,二者没有直接的合同关系,并在一审法庭调查阶段通过庭审提问方式,让原告D确认在本案C被追加为第三人之前,不知道C与本工程的关系,从而确保二审能够依法确认CD不存在合同关系或内在牵连关系,进而取得改判的诉讼效果。

   通过本案的诉讼,代理律师除了需要把握案件争议焦点,围绕争议焦点举证外,也不能忽视法庭调查提问环节,可以庭前围绕争议焦点设计好问题,以便通过提问的方式确认对己方有利的事实,掌握案件的主动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