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广东卓领律师事务所

地址:佛山市禅城区港口路11号三座二层北面(广东卓领律师事务所

电话:0757-83131220

传真:0757-83131220

管理者拒绝发放工资被刺仍属工伤

2016-04-25

管理者拒绝发放工资被刺仍属工伤

广东卓领律师事务所 欧志强律师

[案例]

叶某是佛山市南海区某经营部的(个人独资企业)的投资人、管理者。201552日晚上,某经营部的员工雷某打电话向叶某提出辞工并要求第二天拿工资走人,叶某电话拒绝其要求。次日7时左右,雷某再次向叶某辞职,因叶某拒绝与其结清工资,双方发生争吵,过程中雷某用事先带在身上的刀刺向叶某致其死亡。2015519日,某经营部就叶某被刺身亡向佛山市南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佛山市南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叶某于201553日受雷某伤害不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十条的规定,认定不属工伤或不视同工伤。。

佛山市南海区某经营部委托我们作为代理人,向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该《工伤认定决定书》。


[答辩]

佛山市南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针对某经营部的诉讼请求提交答辩意见如下:

一、被告的行政主体资格符合法律规定。

二、被告所作的《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叶某并非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或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伤害,也不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十条的其他情形,依法应不认定为工伤。

三、被告所作的《工伤认定决定书》程序合法。

四、原告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叶某的职位本身并不具有受到暴力伤害的潜在危险,其被刺死亡是因雷某不能正确对待老板与员工之间的关系及双方没有正确处理劳资纠纷所致,叶某的受伤死亡与其履行工作职责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不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三)项的规定。


[一审判决]

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叶某是在原告营业时间内在原告的经营场所而受到伤害,叶某在已同意雷某辞工的情况下仍拒绝向雷某结清工资,叶某与雷某因工资发放发生矛盾,但叶某所受伤害是其拒绝履行职责且因两人的争执所致,因此,叶某被雷某用刀刺死不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三)项“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规定,也不符合第九条规定的其他情形以及第十条的规定,不应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故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某经营部的诉讼请求。


[上诉]

某经营部不服一审判决,委托我们继续向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我们提出:

一、雷某没有提前三十日书面通知叶某解除劳动合同,叶某有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九十条规定要求其赔偿损失,且第三人在公安机关中陈述雷某尚余三千多元工资未到发放期,叶某(上诉人)并没有拖欠雷某工资,故叶某并没有拒绝履行发放工资的职责,叶某暂不发放工资合理合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劳动者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及第九十条规定“劳动者违反本法规定解除劳动合同,或者违反劳动合同中约定的保密义务或者竞业限制,给用人单位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雷某在案发前一晚电话提出辞工,案发当日即要求叶某结算工资离开,完全违反了上述法律规定,叶某完全有权要求雷某赔偿损失。

而且,第三人在公安机关201554日《询问笔录》中已明确陈述雷某尚余三千多元工资未到发放期,叶某(上诉人)并没有拖欠雷某工资。

据此,叶某并没有拒绝履行发放工资的职责,叶某(上诉人)暂不发放工资合理合法。

二、雷某完全可以通过劳动仲裁、劳动争议诉讼要求叶某(上诉人)结算工资,而叶某(上诉人)在判决确定工资数额后再支付工资也是作为用人单位应当享有的法律权利,更何况届时可能出现叶某在雷某工资发放期到后即刻发放工资,或者法院判决因雷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而叶某无需支付工资的情形,因此,在没有经过劳动仲裁、劳动争议诉讼的情况下,一审法院对第三人在公安机关的陈述断章取义,认为叶某应当支付工资而因拒绝履行发放工资职责,依据明显不足,完全侵害了叶某(上诉人)作为用人单位的仲裁、诉讼权利,也间接地鼓励劳动者通过违法途径索讨工资,造成极坏的社会影响。

如前所述,雷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叶某(上诉人)暂不发放工资合理合法,而雷某如有异议,完全可以通过劳动仲裁、劳动争议诉讼要求叶某(上诉人)结算工资,而叶某(上诉人)在判决确定工资数额后再支付工资,也用人单位、经营者应当享有的法律权利,更何况届时可能出现叶某在雷某工资发放期到后即刻发放工资,或者法院判决因雷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而叶某无需支付工资的情形。

而一审法院在没有经过劳动仲裁、劳动争议诉讼的情况下,片面理解第三人在公安机关的陈述,认为雷某辞工后叶某必须立即结清工资给雷某,实际上剥夺了叶某(上诉人)作为用人单位应当享有的仲裁、诉讼权利,间接地鼓励劳动者通过违法途径索讨工资,造成极坏的社会影响,一审法院对此认定明显不当,应当认定叶某属于履行职责过程中。

三、如前所述,叶某并无必须现场为雷某结算工资的义务,其享有合法的仲裁、诉讼权利,因此,叶某与雷某协商工资结算的过程,也是其作为上诉人的投资人、管理者履行协商工资职责的过程,叶某在在此过程中被刺死亡的行为应当视为正在履行工作职责。

被上诉人认为叶某的职位本身并不具有受到暴力伤害的潜在危险,其被刺死亡是因雷某不能正确对待老板与员工之间的关系及双方没有正确处理劳动资纠纷所致。但是,如前所述,叶某并无必须现场为雷某结算工资的义务,其享有合法的仲裁、诉讼权利,而且,叶某整个被刺死亡过程,始终作为的佛山市南海区裕荣工业气体经营部的管理者身份出现;雷某一大早回气体经营部找其争论的原因及过程,也在于叶某具有协商工资、结算工程的职责而引起;雷某从最初的工资协商到言语冲突、出手刺人,整个过程与叶某履行协商工资、结算工程的职责密切相关,不应将工资结算协商与出手刺人割裂开。综上,叶某被刺死亡,完全是其一直履行协商工资、结算工程职责的结果,应视为履行工作职责。

五、无论叶某在争吵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均不能成为认定不是工伤的理由,一审法院认为叶某所受伤害是其拒绝履行职责且因两人争执所致,实际上即认为叶某对此存在过错,此认定明显严重违背了工伤认定的无过错责任原则。

《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1款第3项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第6项规定: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

《工伤保险条例》第16条规定:职工符合本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的规定,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1)故意犯罪的;(2)醉酒或者吸毒的;(3)自残或者自杀的。

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工伤认定一般实行无过错责任原则,如实践中将员工违章操作受伤认定为工伤,除《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1款第6项以及第16条规定的例外情形外,劳动者的过错程度应不影响工伤的认定。因此,本案中无论叶某在争吵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均不应影响工伤的认定。但是,一审法院认为叶某所受伤害是其拒绝履行职责且因两人争执所致,实际上即认为叶某对此存在过错,此认定明显严重违背了工伤认定的无过错责任原则。

六、叶某在与雷某协商工资、结算工程过程中被刺死亡,并不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规定的排除之列,在行政法规本身条文规定不明确的条件下,应当向利于劳动者利益的角度进行宽泛理解,这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宗旨,这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一)款的立法目的。

《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宗旨是:最大可能地保障主观上无恶意的劳动者因工作或与工作相关活动中遭受事故伤害或患职业病后能获得医疗救济、经济补偿和职业康复的权利。《工伤保险条例》是一个权利保障的行政法规,在行政法规本身规定不明确的条件下,应尽可能朝着有利于劳动者利益的角度进行宽泛理解,这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宗旨。该条例第十六条规定了不得认定或视同工伤的三种情形。本案叶某被刺死亡被他人故意伤害所为,并不在该条规定的排除之列。《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叶某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其行为应视为履行工作职责而受到雷某的暴力伤害,从《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宗旨出发,参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可以认定为工伤。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工伤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受到伤害,用人单位或者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没有证据证明是非工作原因导致的;”也是对于存在争议事实的情况下,以认定工伤为合理解释,从而有利于保护劳动利益。

七、叶某受到的暴力伤害发生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也是工作原因所致。

叶某在早上六点多开门接收气体时,于二楼办公室因与雷某协商工资结算过程中被雷某刺伤至死,其受到的暴力伤害发生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也是因工作原因所致,雷某的供述、第三人的陈述都能证明,被上诉人对此在庭上也表示认可。


[二审判决]

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叶某作为某经营部的投资人和管理者,是否发放工资是由其处理和决定的事项,拒绝或同意发放工资均是其工资职责的范畴,不能将叶某拒绝发放工资等同于其拒绝履行工作职责。因此,叶某应当履行因履行工作职责而受到暴力伤害,其情形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三)项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故判决如下:

一、撤销一审判决;

二、撤销佛山市南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原《工伤认定决定书》;

三、由佛山市南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法定期限内重新作出工伤认定行为。


[链接]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 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

(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

(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

(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

(四)患职业病的;

(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

(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

(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

《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 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

(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

(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

(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

(四)患职业病的;

(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

(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

(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


[律师分析]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因此法律并无要求履行的工作职责本身需具备暴力伤害因素,只应考虑员工受伤时是否正在履行工作职责,事实上,除了警察等特殊职业之外,绝大部分的职业均不具备暴力伤害因素,这也是《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特意强调暴力伤害的立法目的。

工伤认定一般实行无过错责任原则,如实践中将员工违章操作受伤认定为工伤,除《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以及第十六条规定的例外情形外,劳动者的过错程度应不影响工伤的认定。因此,本案中无论叶某在行使工作职责、处理劳资关系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是否妥善处理,均不应影响工伤的认定。